當前位置:主頁 >> 自然生態

野蠻放生法律該怎麽管

2019-05-14 15:19:39| 來源:| 編輯:| 點擊:14次

野蠻放生法律該怎麽管

近些年來,野蠻放生的報道屢見不鮮。最近北京晚報報道被放生的數百只狐狸咬死懷柔村民家中大量家禽,又爲放生新增了一宗“罪”。放生本是尊重生命的活動,如今卻背離初衷,陷進了法律和道德的困境。

一宗“罪”

大規模放生成災

放生已由個人行爲向有組織行爲轉變,規模化、組織化正是當今放生活動的主要特點。

以北京爲例,目前園林綠化執法部門所掌握的放生組織約在40個。今年3月底,北京懷柔區發生的大規模放生狐狸、貉事件,正是一次有組織的放生行爲。森林公安部門緊急抓回這些動物,然而有半數以上發現時已經死亡。

緊接著在4月7日晚,安徽省黃山市新明鄉樵山村來了數十個外地人並隨車運來了152只狐狸。在沒有任何放生手續的情況下,這些人將狐狸放歸深山,引起當地村民的恐慌。當晚,放生者就被林業部門責令將這些屬于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的狐狸抓回。

有專家指出,團體組織的大規模野生動物放生活動,會促使販賣野生動物的活動更加猖獗,間接地助長非法野生動物交易、加劇了盜捕盜獵活動的發生。

二宗“罪”

外來物種入侵嚴重

近日,一位名叫“cora裂帛”的微博博主引起衆多友關注。搜索其微博發現,從2014年開始,這位博主開始組織各種大規模的放生活動。她不僅放生過著名的外來物種福壽螺、克氏原螯蝦、佛羅裏達鼈,還放生過雲南本沒有的大閘蟹、四大家魚。除此之外,她還一次性放生過58公斤的蛇和2公斤的臭蟲……

這樣的“放生”招來上萬友的一片罵聲,“cora裂帛”不得不關閉了微博評論功能。5月9日,她再次發文,稱動植物保護相關部門已經找到她核實情況並備案,“有些放生行爲確實是不正確的,以後會改正。”

科普雜志《博物》在微博上指出,這些原本不屬于雲南的外來物種,會令很多當地獨有的珍稀物種被滅絕,最終毀掉雲南的生態。這段話並非危言聳聽,根據野外調查,雲南省的外來入侵植物最多,達334種。早在2011年,雲南本地星雲湖中獨有的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純種大頭鯉”已經徹底滅絕,剩下的都是和鯉魚雜交的混種。

在中國境內爲非作歹的外來物種不僅有福壽螺,還有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列爲世界最危險的100個入侵物種之一的巴西龜,它們已經占領了國內各大寺廟的放生池。

三宗“罪”

催生非法産業鏈

放生催生出“買生”,對野生動物非法濫捕和買賣的黑色産業鏈已經形成。

每逢初一、十五等佛曆紀念日,鳥類市場的生意就會異常火爆。動物保護專家于鳳琴女士曾做過調查,有些居士爲了完成自己放生動物的心願,與經營者預訂下需要的喜鵲,而經營者則根據市場的需求,向那些捕鳥的人下達訂單。此後,捕鳥者會將捕捉到的喜鵲送到鳥市,經營者再把它們賣給居士。

捕獵——販賣——放生——再捕獵,如此往複就形成了一條惡性循環的産業鏈,經營者和捕捉者都可以從中獲取利益。

據了解,一只所謂的“放生鳥”往往是用20只鳥的命“換來”的,因爲捉捕中致殘、受傷的鳥會慘遭扼殺,而在運輸過程中,因窒息、少食而死亡的鳥更是數不勝數。

與此同時,針對放生動物非法捕殺也令人咋舌。北京市園林綠化局執法大隊隊長孔令水告訴:“大量的麻雀放生後,會有人用粘捕捉,然後二次售賣,一來一回這群麻雀的死亡率也會達到30%。”

四宗“罪”

盲目放生等于殺生

由于不清楚放生動物的習性和放生地區的環境特點,很多動物被放歸自然的那一刻,也意味著走向死亡。這樣的“放生”無異于謀殺。

今年4月24日上午,北京通州區潮白河東岸友誼大橋下,十幾個人擡著魚筐,沿著河堤下到河邊,並將整筐活魚倒入水中。放生活動全程有人在旁邊誦經祈福,個別放生者對著鏡頭親吻活魚後才將魚放生。但遺憾的是,潮白河這片水域近來汙染嚴重,這些養殖魚在剛放生後不久,便相繼死去。

通州潮白河管理所相關人員表示,潮白河沒有達到放生水質,養殖魚放進來注定會死,這種放生不僅是一種殺生,而且還違反河湖管理的相關規定。

此外,北京通惠河已然成爲“放生聖地”。今年2月份,不少市民發現河裏出現死魚。仔細看就會發現,這些死魚的頭部還有須,是鲇魚。2月份的北京依舊寒冷,放生的鲇魚根本無法適應冰冷的河水。

就在上周,又有市民向媒體反映通惠河四惠河段出現大量死魚,飄來陣陣惡臭。河湖管理處工作人員稱,因爲經常有人到這裏放生,這裏的死魚一直都有。

律師建議

用法律更嚴格地去規範放生行爲

孔令水向表示,由于我國在放生方面尚存法律空白,也造成了執法被動。在懷柔放生狐狸的人最後被找到了,但對他們問責和處罰卻缺少法律依據。“只能通過民事賠償,每死一只雞向村民賠償100元。”

對于部分放生行爲,目前我國相關法律法規是這樣規定的:

如果爲放生非法獵捕、收購、運輸、出售、殺害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將觸犯刑法。根據我國《刑法》的規定:“情節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産。”

北京市天沐律師事務所段立波律師稱:“放生者由于無知會在無意間觸犯刑法,比如出錢讓人獵捕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即構成共犯。”

此外,《野生動物保護法》、《陸生野生動物保護實施條例》、農業部的《水生生物增殖放流管理規定》,以及像《北京市濕地保護條例》這一類的地方性法規都對地域性物種加以保護。這其中,鮮見明確處罰辦法,這也是孔令水感到“執法難”的原因

野蠻放生法律該怎麽管

段立波律師認爲,“野蠻放生”亟待法律作出更加嚴格的規範。今年4月27日,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次會議分組審議了野生動物保護法修訂草案二審稿。多名委員以“懷柔狐狸放生事件”爲例,建議在野生動物保護法修訂草案中,增加“禁止隨意放生”的相關規定。

段律师表示,“相关部门已经开始重视,在今年1月1日实施的《北京市园林绿化行政处罚裁量基准》中,对私自放生行为的行政处罚做出一定的量化。”其中,根据区县级、市级、国家级三个等级和已造成危害、未造成危害两种情况,将5000元到5万元的处罚细化成6档。(吴青瑜 制图 王金辉)

友情鏈接:
(function(){ var canonicalURL, curProtocol; //Get the tag var x=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link"); //Find the last canonical URL if(x.length > 0){ for (i=0;i